购买日常用品,网购更实惠;购买奢侈品和化妆品,去香港买能省不少钱;平时也就买买菜,就这样很多时候还用网购。——在深工作的小乔

  当下市场是懂商业的人没有技术支持,而掌握技术的人不懂商业,这就需要政府在其中撮合引导,尤其是在政策上给予扶持,在市场上制定规则。——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会长花涛

  南方都市报 | 来源

  傅静怡 | 记者

 

  根据深圳市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简称“社消零”)达到2773.91亿元。这个数据看似庞大,但对比其他一线城市的社消零,深圳人的“花钱能力”就显得逊色了。

  根据全国各地统计局数据,2017年上半年,上海人“最能花钱”,社消零达到5670亿元,领跑全国;第二名是北京,5257亿元;第三名广州,4572 .31亿元;接下来是重庆、成都、武汉、天津的排序,而深圳则排在了全国第八的位置,不仅在一线城市中垫底,该数据还不到上海的一半,比起广州的消费能力也差一大截。

  深圳人的钱到底花到哪里去了?为何深圳的社消零在一线城市中垫底?如何把购买力留在深圳?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这一连串的问题都有待解决。

  

曾经“酱油都去香港买”深圳人爱境外购物

 

  深圳人喜欢境外购物,这已不是新鲜话题,两小时直达香港,奢侈品消费便宜30%-40%,价格上占据绝对优势。但如此一来,深圳市的“社消零”必然受到影响。

  2016年,深圳市经信委曾委托专业市场调查机构做了一项覆盖10000名深圳居民的抽样调查,调查显示深圳居民中有过境外购物行为的比例高达54.4%,人均消费金额为13740元。

  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会长花涛分析,深圳人喜欢出境购物,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一则深圳确实没有本土特产,30年前的深圳只是一个小县城,“换句话说,在历史上,这里就没什么东西好买。”

  同时,深圳是个“外向型”城市,早在七八年前,深圳人赴港购物的数字就很惊人,“有一段时期,深圳人甚至连酱油都在香港买。这些年随着深圳人外出旅游增多,消费额外流的数字正在扩大化,不仅仅局限于在香港买东西,更有去东南亚、欧洲、美洲等区域消费。”

  《深圳市商贸流通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曾提到,在2015年,深圳居民境外消费总额达到1321亿元,相当于当年社消零5017.8亿元的四分之一。另外,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在2015年也做过抽样调查,调查所得的数据也达到千亿元。

  

 

 

在深消费后劲不足房价高、缺乏龙头性**

 

 

  也有一种说法认为,高房价影响了深圳人买买买的欲望。家住福田区的游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夫妻两人每月可支配收入为3万元左右。但是,房贷月供1.3万元,孩子教育费用2000-3000元/月不等,养车加上交通费用3000元左右,给双方父母每月补贴共5000元,剩下约7000元是一家人整月的生活开支。游先生说,在深圳生活,7000元/月还是需要精打细算的,不可能在日常消费上大手大脚。

  像游先生这样被高房价、高房租绑住手脚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在深圳,不管是租房一族,还是房贷一族,工资拿到手先要去掉房贷或房租,剩下的才是生活费用。因此,在追求生活品质上,相应会受到一定影响。而在线上消费占比越来越高的今天,深圳零售行业也缺少一个在全国有影响力的龙头性**企业。深圳市经信委流通市场处分析,对比北京有京东、上海有1号店、杭州有阿里、广州有唯品会等,深圳在线上零售方面缺乏一个龙头企业来承担打造深圳社消零新增长极的任务。

  以上种种,都有可能是导致深圳消费后劲不足的理由。

  

对比制造业零售行业受重视程度不够

 

  也有分析者认为,深圳市政府对于留住消费,似乎关注度不够。2017年上半年深圳的消费在GDP中的占比为28.3%,远低于传统工业和新兴产业。政府部门对于商贸流通业的扶持资金每年只有3000万元,而对制造业的扶持动辄上亿元。

  花涛介绍,据他所知,今年对于商贸流通业扶持资金,政府考虑从3000万元上升到8000万元,目前尚未落定,处于对行业、企业实际需求的具体匹配阶段,新增的扶持资金主要是希望用于引导、扶持企业应用新技术转型升级、适应消费升级趋势开发新业态和发展新兴消费项目等。

  “现在的消费业态主要还是以购物中心、百货、专卖店、便利店、电视购物、直销、批发市场、陌路销售为主导,但我们发现,消费者的需求并不止步于此。”花涛说,他们在对接厂商时发现,许多厂商的思路已经在转变,朝着“未来销售”的模式大步前进。

  这些未来销售的模式,包括网红经济、社群销售、文化活动、体育活动、个性化定制、设计师品牌等等,扩大来说,消费者在生活中的每一处动作、每一个场景,都是未来销售的主场。

  在更多的可能性下,将人工智能和商品结合在一起,也是未来销售的模式。或许未来有一天,家用冰箱、洗衣机都能成为销售场景。设想一下,当家里冰箱里食物快要吃完时,冰箱根据过往的记录自动分析,自主下订单给商家,商家确认送货上门。

  这个设想看似大胆,但却越来越被消费者所需要,尤其是城市里忙碌的上班族。而许多零售品厂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但受限于对接问题。花涛说,他们发现当下市场是“懂商业的人没有技术支持,而掌握技术的人不懂商业”,这就需要政府在其中撮合引导,尤其是在政策上给予扶持,在市场上制定规则。

  

观察生产力升级带来消费新要求

 

  深圳市经信委流通市场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随着深圳制造业的不断迭代升级,政府也认识到了生产与销售的紧密联系,对于内贸销售也越来越重视,希望能够通过一系列举措,吸引消费回流,也让外地人的眼光停驻。对于职能部门来说,这是一场与传统市场角力的“突围战”。

  为了促使消费回流,经信委表示,市政府已经在以下方面做出了努力。其中包括:推动升级消费环境,让消费体验更加舒适;加大市场打假力度,建立更加安全诚信的消费环境;扶持“跨境**”发展,帮助国内企业产品卖出国,把更多的优质产品引进来;在口岸增设进境免税店,吸引本地人和游客在深消费;中英街升级改造,预计三年内完成;鼓励深圳零售企业发展自有品牌,提高自营比例;积极探索“保税延展”等改革试点等等。

  除了这些努力以外,对于新型模式的探索方面,经信委表示,他们正在根据国务院和商务部的文件精神,结合本市实际制定政策。这些政策的扶持方向中,有的结合了新消费场景的革新,包括引入VR技术和大数据;有的致力于在电子商务物流上探索,希望能够培植出本土大型**;有的在消费主题上做出规划,建立女性消费主题的概念,或者是亲子消费主题的概念。这一系列的探索,都需要资金来支持,这也是计划提高商贸流通扶持专项资金的原因之一。

  有专家建议,深圳作为消费升级条件最完备的城市,无论是从留住消费的角度,还是从经济增长的角度,都值得尝试,市场的信号已经给出,不能掉队才是生存之道。